/你好(•̀⌄•́/

晏即安之。

priest/繁花血景

mxh冬日限定爱好者

一个嘎吹

『云次方』雾雨电

*现实向

*短短短

*友情爱情自由心证

只是想为他们写点什么

他们是我的光


#雾


在别人眼中,阿云嘎走进演播室的身影自信沉稳,他的目光像沉淀了岁月风沙后的湖,让人想到千帆竞越的光景,偏偏眼下又是极温润的。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他望见高台上倚在座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时,笃定的眼神明灭了一瞬。


那是他的室友,前室友,郑云龙,一个曾经耿直得甚至收敛不住暴脾气的大男孩——如今正穿着裁剪修身的黑色毛衣,手似有似无地抵着下颚,微眯着眼睨着台下。


阿云嘎一瞬间被一种奇异的陌生感攫住,他说不好是否因为聚集在那处的灯光让人晃眼,可他确确实实感到了某种时空错位似的目眩。


“老班长好。”座上的人率先...

*致你

我喜欢你
你的眼里有沉淀岁月风沙的湖
让人想起千帆竞越的光景
又温润得像草原上的月亮。

这个冬天,没有什么比遇见你更好的事情了。

*8.1
闭关啦。
高三加油´◡`

『残次品』
今天两件事吧...分别是有点难过和很难过。想起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一瞬间爆发的震撼,然后是心疼着一寸一寸沉下去。生命的负隅顽抗,慷慨,悲壮。

我束手无策,我亦不知道结果会如何。无力的旁观者做着无力的祈祷。我憎恨祈祷,却忍不住这样做。

『默读』世上唯一一首背诵的情诗。

*WEEKLY
日程本的手账化·瞎·改革
胡拼乱贴的快活感
真让人无法自拔(〃∇〃)

唔。我大繁花´◡`

新年的花和新年的狗子。

#12.24 明天给朋友的圣诞贺卡(ꈍᴗꈍ)

『全职-双花』温柔乡与枪

#民国paro开局

在那个靡靡之音不绝于耳的温柔乡里,孙哲平第一次见到了张佳乐。

温声软语在暗香浮动的空气中暧昧非常。台上的舞女笑得娇俏妩媚,迷离的眼波朝一个方向浮荡去。看过去只见得个不甚端庄的背影——那人斜斜地倚在丝绒沙发的靠背上,剪裁服帖的毛呢马甲勾勒出公子哥的好身形,倒是独一份的慵懒贵气。

而那人令孙哲平一眼便忘不了的却是脑后的马尾——倒不是因为长发男子不大寻常,而是因为金主买下孙哲平手中一颗子弹时,特意提及了这一点。

孙哲平在后排随意地插着兜,右手手指在暗格里冰凉的硬物上划了一圈。他半眯着眼盯着那个马尾辫,隐约能听见他与舞女含笑的调情。

那个人转头朝向身边随从递了个眼神,随从...

1 / 4

© 晏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