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晏即安之。

甜吹/繁花血景/随缘手账

*丧文爱好者

*学海游 累如狗:)

『残次品』
今天两件事吧...分别是有点难过和很难过。想起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一瞬间爆发的震撼,然后是心疼着一寸一寸沉下去。生命的负隅顽抗,慷慨,悲壮。

我束手无策,我亦不知道结果会如何。无力的旁观者做着无力的祈祷。我憎恨祈祷,却忍不住这样做。

『默读』世上唯一一首背诵的情诗。

*WEEKLY
日程本的手账化·瞎·改革
胡拼乱贴的快活感
真让人无法自拔(〃∇〃)

唔。我大繁花´◡`

新年的花和新年的狗子。

#12.24 明天给朋友的圣诞贺卡(ꈍᴗꈍ)

『全职-双花』温柔乡与枪

#民国paro开局

在那个靡靡之音不绝于耳的温柔乡里,孙哲平第一次见到了张佳乐。

温声软语在暗香浮动的空气中暧昧非常。台上的舞女笑得娇俏妩媚,迷离的眼波朝一个方向浮荡去。看过去只见得个不甚端庄的背影——那人斜斜地倚在丝绒沙发的靠背上,剪裁服帖的毛呢马甲勾勒出公子哥的好身形,倒是独一份的慵懒贵气。

而那人令孙哲平一眼便忘不了的却是脑后的马尾——倒不是因为长发男子不大寻常,而是因为金主买下孙哲平手中一颗子弹时,特意提及了这一点。

孙哲平在后排随意地插着兜,右手手指在暗格里冰凉的硬物上划了一圈。他半眯着眼盯着那个马尾辫,隐约能听见他与舞女含笑的调情。

那个人转头朝向身边随从递了个眼神,随从...

『全职练笔之少年剪影』⑤张新杰

*校园paro人物速写
*10.2

你会觉得张新杰是黑白分明的,但其实应当是深蓝,是近乎漆黑的海底或是霞光将尽的夜幕时分,是暴雨将至未至的天,是浮动着一点光晕的黑色幽默。

他苛刻,某些瞬间冷淡似禁欲教徒。然而正如他骨节分明的左手上黑色表盘的机械表,银色的指针划过没有数字的刻度,他的淡漠流露着不近人情的性感。他与众人无二的白衬衫上自带一种西装革履似的仪式感,于是一切平凡的事务都透出独一份的肃穆端凝。

譬如学习。当张新杰黑色半框镜片后的目光聚焦到铅字上时,仿佛可以听见齿轮转动的声音。庞大的公式群被拆分运转,而掌控者游刃有余。于是他的冷淡可以被原谅,甚至令人着迷。你会觉得他的魅力源于周身的冷调,...

『全职练笔之少年剪影』④孙翔

*校园paro人物速写
*10.1

孙翔并没有耍帅的心思,尽管他早已达到了这个目的。他在上学的人潮中实在相当惹眼,连校门口的保安都忍不住盯了他几眼。且不论那燃着烈火的背囊以及耳上罩着的黑金耳机如何具有视觉冲击力,光是他走路自带节奏,脚步踏成鼓点的架势,就足以引来一路侧目了——偏偏那张拽得自成格调的脸也相当衬得起这手操作。

“他以为这是演唱会开场吗——”有男生压低声音酸道。当然,孙翔是听不到的。那耳机在阳光下闪着金属光泽,色块的碰撞极具张力,而事实上,它顶尖的重低音早就把孙翔和身边的世界隔离了。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随笔』速溶咖啡

#9.10

有那么一霎那,虞何的脑海中堆满了不切实际的画面:精致的散发着苦香的咖啡豆,深苍色的热带雨林,无所顾忌地慷慨倾洒的阳光——总归是热情的,她想着,一面随手把一剂雀巢速溶咖啡倒入碗底,手腕娴熟地打着圈儿——这样才能使粉末不至堆成一座小丘。

刚煮好的热水撞入褐色粉末的刹那,甜得有些发腻的香气随着蒸起的烟雾漫溢开来,黏在了虞何的眼镜片上。在等待烟雾散去的时间,她闭上眼靠在椅背上,抓紧时间品味理由恰当的片刻闲暇。鼻尖萦绕着那股千篇一律的香,苦涩不足而精致有余,只是步履匆忙的碌碌世人大约也没有资格介怀。

差不多了。她睁开尚有些干涩的眼,上睫毛的睫毛膏在她的下眼睑流连了片刻——休憩的代价,便...

1 / 4

© 晏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