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晏即安之。

甜吹/繁花血景/随缘手账

*丧文爱好者

*学海游 累如狗:)

【全职-翔张】『恶邻』(一)别打扰新杰睡觉

#原著《全职高手》by蝴蝶蓝
#CP翔张  是的你没看错是孙翔x张新杰:)
#现代架空  人设是横冲直撞摄影师x别扭牙医
#私设多!有涉及家庭
#冷cp搞事系列

一.别打扰新杰睡觉

孙翔双手支在阳台栏杆上,眼神漫无目的地漂流。灯火从高楼顶端流泻而下,星星点点地蔓延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夜幕下车水马龙依旧,却不同于熟悉的风景,仿佛空气中都闪动着蠢蠢欲动的野心。这是属于他的崭新生活——望着高处耀眼的LED巨幕,久违的澎湃激情自他心底涌起。

“总有一天,那里挂着的会是我的作品。”

孙翔原本是个自由摄影师,从传媒大学毕业后不愿回校留教,便成立了一个小小的工作室,通过接小规模的约拍糊口。毕竟年少轻狂,他不甘囿于小小的地盘,工作之余经常投稿参赛,只是每次都如同泥牛入海,自己的激情也被一点点消磨。在心中理想的雄鹰几乎被惨淡的现实折腾成一只野鸡时,孙翔接到了一通改变人生的电话。

一月前,他向全国新人摄影大赛投稿,作品是一张逆光的人像,尽管他自己十分喜欢,却也知道这种风格的作品未必讨得了评委的好。他对这场比赛没报太大希望,也就渐渐淡忘了此事。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出人意料:孙摄影师之前精心挑选的参赛作品无一获奖,这次任性的选择竟然被评委一眼相中,让他爆冷力压群雄,一举夺得最佳新人奖。直到在颁奖典礼上捧着水晶奖杯发言时,孙翔还觉得恍恍惚惚地如坠云端。

作为杀出的一匹黑马,“孙翔”这个名字迅速聚焦了摄影界的目光。孙翔被迫从一个天天T恤裤衩的二逼青年拾缀成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青年摄影家”,接受媒体长枪短炮的轮番轰炸。然而,意外的成功也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机遇——轮回工作室,这家他仰慕已久的顶尖摄影工作室,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轮回的经理亲自出面邀请孙翔到Q市的分部工作——S市的总部专攻风景摄影,作为轮回的王牌风格,多年来根基深厚;而Q市的分部是近年才发展起来的人像摄影部门,随着才华横溢的年轻摄影师加盟,分部的前景也一片大好。孙翔本有一丝失望,因为他一直以来都视轮回的王牌摄影师周泽楷为偶像,这次还差点以为可以与他共事。可转念再想,经理的考虑才是合理的,毕竟他的专业是人像摄影,分部才是更适合他的土壤。于是孙翔加盟轮回,业界喝彩。

轮回批了孙翔一周的假来熟悉新环境,结果孙翔又死性不改地发挥死宅本色,躲在家里捣鼓器材大半天,到了晚上就站在阳台边,拍着夜景思考人生。俯视繁华都市,看着车流掠过一道道潇洒的金边,孙大摄影师忽然生出一种江山尽在掌握的豪迈气概——直到他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孙翔留恋地看了“朕的江山”最后一眼,踢着一双人字拖就出了门。

孙翔一出门,就听电梯门“叮”地一声开了。他下意识扫了眼手表——我靠,都快十一点了,看来只能去便利店了。一抬起头,只见一个修长的身影疾步走出。年轻的男人穿着全无装饰的白衬衫,黑色半框镜的反光有些晃眼。“是邻居吧。”孙翔想着,就大大咧咧朝那人挥了挥手:“嗨,我是新搬来的。这么——”

“晚”字还没出口,那人就视若无睹地擦着孙翔走过,肩膀撞到了他刚举起的手,脚步却不曾迟疑分毫,那架势如同穿过一团空气。孙翔目瞪口呆,一句mmp梗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他恼火地盯着那家伙开门的背影,听见钥匙插进锁孔利落的哗啦声。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仿佛看见那人的脑袋晃了一下,眨眼又恢复正常——“难道是我气得头晕了?”他摇摇头。

孙翔迈进电梯的那一刻,二十三点整。

张新杰的作息规律得令人发指,晚十一点整倒头就睡,早六点整毫不含糊地起床。他的睡眠很浅,却极少有梦境打扰。然而在这个不平凡的夜晚,张新杰终于明白了被噩梦支配的恐惧。

起先只朦朦胧胧地听见流水的声音,一些晦涩的金属刮擦声伴着有节奏的轰鸣刺激着他的耳膜。随后他听见了人的声音,也许是歌声,或者说是嚎叫——如果他醒着的话,大概能分辨出“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张新杰难得地辗转反侧,意识游离在梦与醒边缘。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才重归宁静。然而,喧嚣又在一瞬间突然炸开,刺耳的声响带着节奏入侵他的意识。

“叮呤——叮呤——叮叮叮呤——”不知过了多久,张新杰才从光怪陆离的梦境中脱身。他这才惊讶地发现刺耳的声音不是来自梦中,而是来自门外。只听见门外的人越发急切,甚至用力地拍起了门。张新杰的手飞快动作着穿上衬衫,大脑却仍一片迷蒙。扫了眼时钟的荧光指针,凌晨两点刚过,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游。

开门的一瞬间,一团湿淋淋的东西闯了进来,几滴水溅到了张新杰的眼镜上。他面无表情地擦干镜片,好不容易才分辨出眼前是个人型生物。面前高大的男人穿了一件居家的棉质背心,白色的布料被水浸透,紧紧地贴在肌肉上。可是,他身上罩着的一层透明物体是什么?张新杰微眯起眼睛——一件......雨衣?

孙翔此时的境况只可用狼狈不堪来形容。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支楞的头发上还挂着水珠——那件雨衣就像个吉祥物,把他衬得更滑稽了些。

昨天半夜孙翔饱餐了一顿夜宵,打算舒舒服服地冲个热水澡就睡觉。他把莲蓬头开到最大,在一片水汽氤氲中哼起了小曲儿。暖烘烘的蒸汽就像瓶不太烈的酒,熏得人陶醉。他情不自禁开始扭胯高歌,觉得四肢百骸每个细胞都舒爽得打颤。

三秒后,孙翔就明白“乐极生悲”这个词了。墙上的水管微不可闻地“咔”了一声,紧接着一道水柱不由分说地迸射出来。他吓得一激灵,忙试图用毛巾堵住水管的裂缝。然而水压实在太大,那股白色急湍不仅没有收敛,反倒有越发嚣张的趋势。只见水瞬间就漫遍整个浴室,就要向卧室入侵了。孙翔这才理智回笼,在脑子里搜刮少的可怜的生活常识。“水闸,水闸......” 手忙脚乱中,他猛然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这屋的水闸在哪。

“物业!物业!”孙翔快把手机屏幕敲碎了。

“嘀——嘀——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

啪,孙翔从未觉得电话如此冷漠。他忙乱地捡了扔在床上的衣裤套上,顺带抓来了一件雨衣。再次抢救无果,孙翔绝望地发现水已经漫上卧室的地板了。

正当孙翔冲出家门打算厚着脸皮找邻居求救时,一声凄厉的“喵——”划破夜空。一个毛球划过一道残影,不由分说地扑到他怀里。孙翔和他家小虎斑大眼瞪小眼,发现猫咪的胡须上颤颤巍巍地吊着一滴水。联想到平时给猫洗澡时,它嚎得宛如上刑场的架势,孙翔觉得头又大了一圈。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张新杰透过那件雨衣发现了两点绿幽幽的光了。还没来得及细想,一声微弱的“喵~”钻进他的耳朵,让他头皮蓦地一炸。他的瞳孔剧烈收缩,表情却找不出一点破绽。

事实上,孙翔敲遍了这层楼另外三家的门,均无人应答,这才不情不愿地按下了那个目中无人的邻居的门铃——其实,半夜两点多,也就只有张新杰这样习惯浅眠的人能被铃声惊醒了。

看着面前那个男人冰冷的一张脸,孙翔有些不自在地自报家门:“你,你好。我是新搬来的,刚家里水管爆了,可我不知道水阀在哪。非常抱歉这么晚打扰你,可水真的太大了,能麻烦你帮我看看吗?”孙翔调动出了十二分的礼貌,嘴角挂着尴尬的笑。

张新杰没有回答,目光冷冷地射向他。孙翔更局促起来,腹诽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其实,如果孙翔把脑子从良好的自我感觉中稍稍分出一点,就能发觉对方看的不是自己,而是挂在自己身上的那只倒霉家伙。

正僵持着,虎斑毛球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突然从主人身上滚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客厅另一边,留下了一串湿哒哒的灰脚印。孙翔这才发现这屋里还有一个活物——猫咪冲向的银色笼子里睡着一只白色鹦鹉。

“哎哎哎,干嘛呢?孙子你给我回来!”孙翔朝猫吼了一声。

“......” 张新杰一边的眉毛挑了起来。

孙翔回过头,不以为意地解释道:“哦,我姓孙,叫孙翔,这家伙随我。”

张新杰觉得有些难受。

虎斑猫孙子跑了回来,爪子蹭着孙翔的脚背,撒娇似的叫唤了几声。孙翔从鼻孔里冷哼一声,非常了解他家猫见到漂亮鸟儿就迈不开腿的尿性。张新杰判断了一下形势,打算速战速决解决掉这个不速之客,就把一猫一鸟留在家里,自己去隔壁“助人为乐”了。

这座大楼里每家的户型都差不多,张新杰一进孙翔家,二话不说先把电断了,随后精准地找到水阀,关闭之。“行了,明早找物业吧。”丢下一句话,张新杰转身欲走。

“哎,谢——”

“不用谢我。”张新杰头也不回,“我并不是出于好心来帮你,只是我觉得如果不立即解决这件事,你有可能做出更离谱的举动,浪费我的时间。”

“不,你——”

“另外,请你不要在半夜一边洗澡一边唱歌,超过70分贝的水声会给人造成自己声音不大的错觉,所以你的歌声至少达到了110分贝。我的卧室就在你的浴室旁边,经过一堵墙的削弱被我接收到的噪音至少有55分贝,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质量。”

孙翔哑口无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堪称精彩。

“哦对了,希望你能尽量提升一下唱歌的技巧。”张新杰的最后一句话依旧毫无波澜,而孙翔此时非常想把头埋进沙子里当一只鸵鸟。

再后来,小虎斑屁滚尿流地跑回了孙翔家,没有人知道它经历了什么。

一墙之隔的另一边,张新杰盯着笼子里散落的羽毛中间瑟瑟发抖的那只可怜的鸟儿,完全无法将它和平日里那只眼高于顶的葵花凤头鹦鹉联系到一起。他的眼神闪烁了片刻,突然生出了找师兄韩文清学拳击的愿望——与此同时,他在心里将某人划上了一个狰狞的红色大叉。

孙翔躺在幸存于水灾的大床上,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颤。

TBC.

评论(6)
热度(25)

© 晏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