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晏即安之。

甜吹/繁花血景/随缘手账

*丧文爱好者

*学海游 累如狗:)

【全职-翔张】『恶邻』(二)不要牙医

前文:第一章

#谜之心疼拔牙play
#你不知道的霸图
#老韩乐乐友情出演(•̀⌄•́)

虽然与文无关但是『8.10少天生快呀!』

二.不要牙医

说出来让人笑话,孙大摄影师自幼爱好吃糖,长大了也没能戒掉“糖瘾”。别人的摄影背囊夹层里放着镜头纸、清洁刷等小零件儿,孙翔的夹层里就是满满的一堆糖——水果糖牛奶糖汽水糖薄荷糖,甚至还有一罐小朋友最喜欢的七彩糖豆儿。别人焦虑的时候习惯点根烟,他焦虑的时候把糖果一颗一颗地往嘴里扔,味蕾舒服了,心情就跟着明亮起来。

孙翔含着一颗大白兔清理着卧室和浴室。好容易叫物业来换了一根新水管,人家敲敲打打老久,又留下一地新的狼藉。昨晚他实在没有精力打理卧室,抱着猫沾枕就睡,任孙子在被窝里拱来拱去。直到阳光暖烘烘地烤着身体,孙翔揉着眼睛起身,这才看清卧室的惨状:木质地板被泡得起了卷边,五斗橱的四脚都显出水痕,床垫所幸没有遭殃,但地上的简陋猫窝却是被水淹没——而且看孙子对“曾经遭遇水灾但现在还能用”的小窝的抵触程度,孙翔是非给它换一个窝不可了——看着孙子眼里狡黠的光,孙翔觉得它是要敲诈自己一个豪华猫窝。

当孙翔劳心费神把该擦的地方擦了一遍,又好不容易联系好修换事宜时,脑海中的草泥马至少滚过了几十次,而入口的糖果少说也有十几颗。孙翔回顾自己搬入新家第一天的倒霉历程,又回想起那个冷冰冰的毒舌邻居,顿时糟心得后槽牙疼。

然而,糟心的事儿从来不嫌多——孙翔嚼着椰子糕,觉得自己的牙真的开始隐隐作痛了。抱着侥幸心理,孙翔告诉自己这只是厌恶某人的生理反应。然而自欺欺人就是自欺欺人,他忍了又忍,起初的酸痛却越发尖锐,搅得他食不知味寝不安眠。孙翔捂着半边脸追悔莫及——难道是我糖吃得太多,这下终于栽了吗?

第二天一早,孙翔终于忍无可忍,滚去了离家最近的牙科诊所。当他隔着马路看见“霸图牙科”的招牌时,一口不存在的水差点喷出来——您牙医就牙医,这个神似网游公会的名字是怎么回事?

推开门,一阵冷气袭来,诊所内大气整洁不乏科技感的设施让人好感大增。前台小姐大概暂时有事,是一个年轻的医生上前问道:“先生,您有预约吗?”

“噢,没有。我这两天突然牙疼......”孙翔边说边“嘶嘶”地吸气。“哎大夫,您说糖吃多了会蛀牙吗?” 可我明明都吃了这么多年了好吗!

“这可不好说,要给您做了检查才知道。您稍等,我们给您安排医生。”年轻人眼里闪过笑意,说出的话依然是一板一眼的,让人不由觉得可爱。他转身向一位年长些的医生走去,孙翔这才注意到他扎了条小辫子。

那个年长的医生身材十分高大,白大褂贴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显得格格不入。他正在给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检查口腔,小孩的家长在一旁紧张地盯着。孙翔的眼睛不住往那边瞟,只见那个小孩躺在看上去十分舒适的皮质诊椅上,表情却宛如上刑场一般。他瘪着小嘴,鼻子一抽一抽地吸气,分明是要哭出来的模样,却觑着眼前人的脸色生生憋着。当医生手里的口镜探入他的小嘴,他终于忍不住“哇——”地哭嚎起来。一旁的妈妈赶紧把孩子抱进怀里,一边拍着他的背安抚,一边絮絮安慰着。孙翔憋笑憋得脸都快抽筋了,心道:“出息!不就拔个牙,这小屁孩至于嘛?现在的家长还真是把孩子惯坏了......”

也许是被面前的医生瞪了一眼,小孩响亮的干嚎在瞬间生生止住了,诊室里一片死一样的寂静。空气冻结了十几秒,随后响起了医生厚重低沉的声音:“佳乐,你来一下。”

扎小辫的年轻医生快步走来,叫了声“老韩”。年长的向他简单交代几句,他便自然地坐到那小孩旁边,接替了这个位置。他娴熟地戴上口罩,眼眸却仍然弯弯地盛着笑。“小弟弟,拔牙只有一点点疼,”他说着比了一下小指的第一指节,“就像被蚊子叮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不疼了——你相不相信哥哥,嗯?”小孩子吸溜一下鼻涕,懵懂地点点头。医生接过孩子妈妈递来的纸巾,细心地帮小孩擦干眼泪,故作神秘地说:“男孩子不准随便掉眼泪哦。只要你乖乖的,拔完牙哥哥给你小礼物。”那小孩的眼睛瞬间睁大了,闪着期待的光芒,方才的一脸悲愤早就不见了踪影。孩子的妈妈这才松了口气,连声说着“谢谢”。

没过一会儿,小孩儿就被妈妈牵着一蹦一跳地出了诊所,手里攥着一只精致的手雷模型。他回过头朝年轻医生挥挥小手:“哥哥真好,哥哥再见!”看见此幕,孙翔不禁微笑了一下,却又见孩子妈妈刮着小孩的鼻子教训道:“以后不许吃那么多糖了,否则韩大夫就会把你的牙拔光!”小孩脸色一变,发毒誓搬地点了点头。孙翔的眼皮忽然重重地跳了跳。

果然,下一刻,那个把小孩吓哭的高大医生径直朝孙翔走来。孙翔总算看清了他的相貌:五官棱角分明,嘴唇抿成一道刀锋。一双犀利的眼上,两撇浓眉隐隐上扬,眉心习惯性地虬结——天生的不怒自威。

“你好,这边请。”隔着口罩,低沉的嗓音透着粗粝。

然而这句话却说出了“蠢货,把钱交出来”的效果。孙翔对上他的目光,只见他锋利的眼神挟着高压朝自己扫过来,心下一抖,下意识地捂紧了钱包。他不敢直视这道目光,只好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的胸牌——严肃如军人的证件照旁,赫然写着“韩文清”三个大字。

当孙翔躺上诊椅后,才真正明白方才那小孩的恐惧。韩文清大手一辉,头顶的射灯射出惨白的光,宛如刑讯室的白炽灯。他眉头紧锁,目光迫近,手里的探针闪着冷冷的反光。孙翔越脑补越心慌,仿佛面前的大汉下一秒就要把他的器官摘了,扔到黑市去换钱......

孙翔觑着这位“披着白大褂的器官商人”,咽下一口口水,开始一本正经地瞎扯——

“韩医生,您姓韩对不对?”
“......”
“啊不,其实我想说,我跟姓韩的人犯冲。”
“......”
“呃我的意思是,我小的时候算了一卦,大师说姓韩的人会散我钱财——”
“......”
“不不我不是针对您,只是您看我好不容易挣了点糊口钱......我我上有老下有小.......”

韩大夫的脸已然青黑如锅底。

孙翔识时务地闭了嘴。沉默着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当他几乎做好被撬掉牙齿摘掉器官的心里建设时,韩文清突然开了金口——

“新杰。”

一个修长的身影应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笔挺的白大褂里露出深蓝色的衬衫领子,风纪扣扣得一丝不苟。孙翔宛如见到救命恩人,两眼放光。只见来者快步走来,鞋跟发出规律的“嗒、嗒”声,每步轻重缓急一致,两步间的间隔不差分毫。直到看见那只熟悉的,冷冰冰的黑色半框镜时,孙翔觉得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把自己劈成了焦炭——头顶还冒出一缕烟。

张新杰娴熟无比地接过了韩文清的工作——毕竟他已经对这件事滚瓜烂熟。而当看到躺着的那人时,他严谨的操作破天荒地停顿了1.5秒钟。

孙翔看着面前人一如既往的冰山脸,暗道倒霉,心想这“霸图牙科”果真非同凡响,养的可能不是牙医,而是各路身怀绝学的好汉。孙翔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处境,感到自己就是条砧板上的鱼。

孙翔觉得,面前的人既然没有顾念邻居的情分同自己假模假式地打个招呼,想必就是还对那天被打扰的事情耿耿于怀。于是他忽然正色道:“这位大夫,我想你可能对我还有些误会。” 他看了眼医生的胸牌,继续道,“我是说,张新杰同志,那天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睡觉的,我回去严肃反省,保证决不再犯——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公报私仇?”

这位仁兄直不楞登的一番话快把张新杰气笑了。他扫了孙翔一眼,淡淡道:“我有自己的职业操守。”

不等孙翔反应,射灯“啪”地亮起,张新杰的脸一点点逼近。他的镜框在光下流转着浅浅的金属光泽,镜片后的眼睛像猫一样微微眯起,使人看不真切又愈想探究。不明显的内双下,那眼眸黑白分明到不近人情。浅蓝口罩遮住了他的口鼻,又让人情不自禁地在心里描摹它们的轮廓。

孙翔没有意识到自己盯着对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张新杰也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悦。他将口镜探入孙翔的口腔,手法专业无比。橡胶手套擦过孙翔的脸,让他的皮肤泛起一阵轻微的战栗。

“痒痒痒——” 孙翔叫道。

“......” 张新杰毫无反应,继续按他的步调进行检查。

“张大夫,我不会真的蛀牙了吧?” 孙翔大着舌头,还坚持不懈地讲话。张新杰用探针敲敲他的牙齿示意他安静些。

“这里长了颗智齿。” 探针轻轻点了点左下方最后一颗磨牙的后方。

“智齿?”亏老子还以为是蛀牙!

“这颗牙得拔。”

“啊,非拔不可吗?拔了智齿岂不是会减少我的智商?”

张新杰的嘴角抽了抽,正色道:“你这颗智齿下面没有对称的智齿,而且长歪了,已经对你的口腔黏膜造成磨损,长此容易造成黏膜恶变,也就是癌症。”(此段部分引用郑渊洁《智齿》)

毕竟事关生命安全,孙翔同志瞬间屈服了。只是,当张新杰专注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时,他有一瞬间被晃花了眼。微微上翘的眼睫分明动人,禁欲的眼神却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孙翔突然好奇起这双眼涌动起剧烈情感的模样——他想知道面前冷若冰霜的人,会为什么人方寸大乱。

若说张新杰没有感受到孙翔的眼神,那是假的。他敏锐的观察力早已察觉到这一点,但落后的情商并没有给予及时反馈。他自如地操纵着钳子,心思却难得地有一丝浮动。

正当孙翔思绪万千时,钳子准确地伸向了那颗智齿,干脆利落地一撬,整个过程绝不超过三秒钟——同样的动作,他已经做过无数遍。然而......

“啊啊啊啊啊——” 孙翔整个人疼得弹了起来,就差就地打滚了。这下连张新杰都难掩震惊之色,然而,他很快就想起了问题所在,但这更让他的震惊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等级——

他忘记打麻药了。

他飞速运转的大脑瞬间当机。他承认,自己方才走神了。这绝对是张新杰从业以来最严重的“医疗事故”,严谨如他从来没有犯这种低级错误,更没有体验过这种心情:糅杂着震惊,懊悔,自责和自我怀疑。一瞬间,这些情绪来不及遮掩,尽数写在脸上。

而在孙翔看来,这微妙又晦涩的表情只有一个意味。他简单直接的脑回路接受不了那么多弯弯绕绕,却朝着错误的方向一去不复返——张新杰,你就真的这么记仇吗?说好的职业操守呢!!

TBC.

不更文让老韩给我拔牙(喂!

评论(15)
热度(27)

© 晏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