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晏即安之。

甜吹/繁花血景/随缘手账

*丧文爱好者

*学海游 累如狗:)

【全职-王喻】『君心似我心』

谜之古代架空小短文

又名:我配合配合我演出的你的演出

在这就是,祝最亲爱的爸爸@山黛 生日快乐!!祝您文力爆表,早日睡到喻总,走向人生巅峰!(x
希望食用愉快,不愉快也请假装愉快好吗(x

千万不要点开的BGM

—————————————————————————

1.
“咕嘟......咕嘟......”灶台的青焰上架着一口小锅,锅里的液体不安分地沸腾着,弥漫出一阵药香。窗外的竹林窸窸窣窣的响着,穿插着几声悦耳的蝉鸣。四下无人,唯远山蔓延到天边。

王杰希看着躺在小榻上的人,不禁有些晃神。那个少年安安静静地躺着,眉目柔和,唇角微扬,便是在梦中也自有一派风雅。他走上前,小心地检查了一下他左臂上的伤,只见那原本几乎见骨的可怖伤口已经结痂,约莫不出几日就能痊愈。他走得那么近,那少年竟似全无察觉一般,依旧睡得安稳。他将手覆上少年的脉搏,只听见最平常不过的一声声跳动,竟毫无剑气波动的痕迹。

“奇了。”王杰希心道。

正当时,榻上的人眼睫微微一颤,睁开了眼。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连忙看向左臂,当看见一圈一圈的白色绷带时,眼里划过一丝惊疑。

“这位公子,你醒了。”王杰希朝那少年微微点头,只见他的目光聚焦到自己身上。

“我——”少年的迷茫只持续了一瞬,“叨扰了......谢谢阁下救命之恩。”当他眼神再次变得清明,口里的话也分外得体。

“敢问公子怎么称呼?”

“在下于文。”

王杰希的目光几不可见地一烁,没有逃过面前人的眼睛。

“敢问阁下......”

“王衍。”

2.
却说这蓝溪阁和中草堂,各据偌大国土的一南一北,两派势均力敌,在江湖中流传了不知多少刀光剑影的传说。只是两派的直系传人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诸多传说,也仅仅是传说罢了。

人们早有所耳闻,蓝溪阁和中草堂的老掌门人几乎同时退隐,由年轻的少主继承衣钵,但除了极少数个中高人,没有人知道两位的深浅。

在民间的口耳相传中,北地中草堂的新堂主乃是不世出的医术奇才,那一双妙手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却也可以使生人化白骨。传闻他行踪隐秘,喜怒无常,到访者在他面前的死生全由他的心情定夺。

而关于蓝溪阁少阁主的传说则更是玄异。据说此人生着翩翩佳公子的相貌,却有呼风唤雨之异能。流传于坊市的画本里,这位阁主便被描绘得上能登天通神明,下能入地召鬼魂。

这些传说,甚至传到了中草堂堂主王杰希和蓝溪阁阁主喻文州耳边。偌大疆域两端的人,出奇一致地摇头,叹气,但笑不语。

3.
“衍兄今日好兴致!”喻文州缓步走近,声音里透着笑意。

王杰希娴熟地朝小砂锅里撒了一把葱末,眼神专注地盯着锅里熬着的汤。汤里隐约可见杂菌野菜,但散发出来的香气却不仅于此,或许是加了几味草药的缘故。

“便是我这个门外汉,也嗅出珍馐的味道了。这般美味哪里是乡野炊夫可以企及的?”喻文州笑眯眯地说,眼中却透着狡黠。

“文公子说笑了,哪里是什么珍馐,不过是屋外采的野菜蘑菇罢了。”

“莫要谦虚了,能把山野小菜做得这般诱人,真不愧是衍兄——对了,“文公子”怪见外的,还是叫我阿文吧。”

“好,阿文。你手臂上的伤可有见好?一会儿我帮你换药。”

“已经快痊愈了。”

“那就好。”

“我却觉得不太好。”

“为何?”

“若是伤好了,再留在衍兄这里蹭吃蹭住,可就太失礼了。”喻文州盯着王杰希的背影,一本正经地说。

“若是一个人有心不想让伤口愈合,恐怕再好的灵丹妙药也全无用处罢。”王杰希轻轻扬起嘴角,瞥了他一眼。

喻文州哑然失笑。而他一对上王杰希雪亮的目光,顿时感到有些难以招架,只好借着笑声掩饰偏过头去。方才那一瞬,他的心跳有些失控。

王杰希回过头,看见眼前的人耳尖染上微红,嘴角的笑意更甚。

4.
是夜,月明星稀。婆娑的竹影在点缀在星辉月华间,更添一股清幽出尘的意味。王杰希和喻文州并肩坐在屋檐上,如水的夜色被两人尽敛眼底。
“看来我的医术还凑合。”王杰希隔着衣物抚上喻文州的左臂,指尖的触感示意他那伤口已痊愈完好。

“看看这般良辰美景,莫说些煞风景的话——你可是要下逐客令了?”

“一个不想离开的人,恐怕也逐不走。”王杰希的眼里像落了星子,而声音比夜色更惑人。
两人相对无言许久,才听见喻文州轻声应道:“不错。”

两人的身体挨得太近,彼此的体温都透过薄薄单衣传到对方身上。静谧的夜里,心跳的声音分外明显。喻文州感到身旁的人靠得更近了些,鼻息萦绕在他耳际,让他的身体蓦地酥麻大半。

突然,湿润的凉意落在他的唇上,他瞪大眼,尚未来得及抵抗,便在对方温柔的侵略下缴械投降。舌尖缱绻着迷恋的气息,他情不自禁地去回应,去索取,去占有。直到两人都缠绵到窒息,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月下的两人长久地对视着,眸中倒映着对方的影子。

5.
“阿文,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何闯入这片竹林。”
“衍兄,你还未说起过为何在此地隐居。”

“等一个人。”
“找一个人。”

“找谁?”
“等谁?”

“喻文州。”
“王杰希。”

Fin.
—————————————————————————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为什么要写四次呢
因为这是一首生日歌呀:)

评论(4)
热度(17)

© 晏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