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晏即安之。

甜吹/繁花血景/随缘手账

*丧文爱好者

*学海游 累如狗:)

【全职-双花】『花神来访』

#亲爱的孙哲平生日快乐
#一只玫瑰花味儿的小甜饼

张佳乐调了个特早的闹钟,还把音量控制得特小——怕把身边的人吵醒。事实上,当心里特别挂念一件事情的时候,人处在浅眠中很容易惊醒。在闹钟预设响起的前一分钟,张佳乐就睁开了眼睛。

张佳乐小心翼翼地从床底拖出昨晚被他甩到床底的拖鞋,静静悄悄地溜出了卧室。

pinglingpanglangkuangcang......
puchi——这是某人忍不住笑出声......
baji——这是某人乐极生悲踩到自己脚......

一切归于沉寂后,张佳乐又鬼鬼祟祟地潜回卧室,规规矩矩地放好拖鞋,轻轻悄悄地爬上床,还忍不住打量了一下熟睡的那人的英俊眉眼——嗯,帅!这一看就没完没了了,这双在梦里也微微蹙起的眉头,真是怎么看怎么......性感。张佳乐好容易才收回自己黏在孙哲平脸上的目光,钻进温暖的被窝里装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见身旁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随后有人在自己额头上印下浅浅一吻。“继续睡吧,傻瓜。”那低沉的嗓音里带着笑意。

“怎么那么久都没动静......”张佳乐终于忍不住睁开一只眼睛——“我靠,你不是出去了吗?!”只见孙哲平斜倚在门边,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哦?我看你睡得挺香的,忍不住多看两眼。”

张佳乐觉得脸上一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孙哲平大步走来,一下跨到床上,掀开被子把他横抱起来。张佳乐感到孙哲平灼热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耳朵上,他在耳边低声道:“我猜你会告诉我,刚刚花神来拜访咱家了。”

张佳乐就这么被横抱到了客厅。眼前的景象恐怕足以把张新杰的眼镜惊掉——以几乎铺满餐桌的红玫瑰爱心为中心,周围点缀了一圈精致的满天星。壁橱和鞋柜上摆着一盆盆颜色各异的雏菊,花儿在画着笑脸的花盆里分外可人。阳台上不知何时多出几盆藤萝,一串串嫩叶往盆外垂下,流泻下灿金的阳光。接近门廊的地方绽放着一束灿烂非凡的向日葵,就差把满溢的喜悦写在脸上。张佳乐在孙哲平怀里想,若不是自己亲手布置下这一切,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哇大孙你可真行,花神下凡来给你庆祝生日呢!”张佳乐一脸浮夸的震惊之色。

“嗯,这个花神了不起,恐怕把整个百花谷都搬来了吧?”孙哲平笑道,鼻尖轻轻抚过怀中人的发丝。

“张佳乐,你今年多大了?”

“呃,三岁半?”

“傻瓜。”

“喂,大孙。”

“嗯?”

“生日快乐。”

“嗯。”

“喂,你怎么没点表示?”

“你要我怎么表示?”

“你——唔——”

孙哲平温柔地吻住他的唇,眼眸里闪烁着细细碎碎的阳光。

在绚烂无边的花海中央,他抱着他亲吻,像小王子虔诚地吻着这世上最美丽的花——独一无二的,只属于他的花。

————————————————

2017/8/17  星期四  天气晴

张佳乐这家伙今天居然醒得把么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敢保证他又把拖鞋甩进床底了,捞个拖鞋都能弄出那么大动静,真不知道他怎么相信我还能睡得着。

我装睡也装得很辛苦的行吗,这货居然一直盯着我的脸看,爷差点都要绷不住了。如果我继续陪他装下去,怕不是要“睡”到下午......

说真的,这“花神”真是厉害,我都好像有点花粉过敏了。哎,总是有数不清的花样。

这家伙,幼不幼稚啊,难道不知道我只要他就够了吗。

————————Fin.————————

繁花血景一万年
如果不甜不要钱
(喂x
要一直幸福下去啊  我最爱的两个人。

评论(2)
热度(16)

© 晏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