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晏即安之。

甜吹/繁花血景/随缘手账

*丧文爱好者

*学海游 累如狗:)

【全职-翔张】『恶邻』(五)带刺皮囊和柔软灵魂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又名:攻略冰山的错误姿势
#酒后(没有)乱性

五.带刺皮囊和柔软灵魂

自从孙翔成为了“张新杰带去逍遥居的第一个男人”后,他深深地意识到,自己有拯救这个外表高冷内心脆弱的家伙的责任。由于轮回工作室和霸图诊所只有一街之隔,孙翔有事没事就去找张新杰交流感情,两人的关系正如孙翔先前的大言不惭,从恶邻一跃成了佳友。

在顺利地搞好邻里关系的同时,孙翔在轮回的工作也开展得相当愉快。Q市的轮回分部正如经理所言,是个充满朝气和创意,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地方。孙翔作为摄影大赛的黑马,在正式工作前就吸引了不少目光,不少心高气傲的摄影界新秀都把他视作假想敌。然而,当他真正来到工作室后,又凭借开朗的性格和与生俱来的自来熟消弭了大多数人的敌意,很快和新同事们熟络起来。

轮回的工作较为自由,不过由于孙翔的风头正盛,接到的工作相当之多。孙翔倒也乐在其中,他想着,成功带来的余韵既然肯定会过去,不如趁现在好好把握机会,在业内站稳脚跟。再说了,奖项和头衔都是虚名,勤恳工作努力赚钱才是正经事——他现在的房子还是租的呢!孙翔虽说是个心大的人,也不免感叹了一番诗与远方在现实面前的苟且。

孙翔除了在工作室拍摄一些杂志写真等,有时也会出个小差去各地拍外景。总体而言,轮回的工作量还是颇人性化的。然而,总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当摄影师嘛,没什么不好,就是时间少。”方明华如是说。方明华是轮回一众年轻摄影师里少有的脱团狗,最近刚和女朋友登记结婚,小日子甜得发齁,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和对方腻在一起。他的话顿时拉了一大波仇恨,这货随后遭到一众单身汉的暴打。这时,孙翔终于将方明华的话在脑子里咂摸了一来回,点头深沉道:“有道理。”于是,他成功把集中在方明华身上的火力引到了自己身上......

“哎哟,有情况哦!”过来人方明华同志在一旁笑得一脸奸诈。

孙翔那叫一个冤啊,他明明连个女朋友的影子也没有摸着。他刚才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工作影响了邻里友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确实啊,早晨的约拍导致他没时间带点心去霸图诊所犒劳某人,午间的访谈导致他没法去找某人吃饭聊天,晚上的加班修图导致他甚至连和某人偶遇的机会都碰不上。

“优秀的摄影师,要以拯救新杰为己任——不不不,是苍生,苍生......”话虽这么说,在孙翔忙得像陀螺一样的时候,脑海里闪过的可不是面目模糊的苍生们,而是张新杰那日露出的那个清浅的微笑。那双不近人情的眼第一次闪着笑意的样子,每次回想起来都令他心折。那个人冷漠外壳破裂的那天,他心酸却又伴随着隐秘的欣喜,就好像那人不为人知的一面只流露给自己一般。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沦陷而不自知。

“嘀——嘀——”

“该死,扰民!”孙翔把闹钟扣在床头柜上,结果那货干脆和着木板一起剧烈振动,一波令人牙酸的噪音瞬间令他清醒了八九分。

孙翔打着哈欠从床上滚下来,“唰”地一下打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瞬间充满了整个视野。阳光驱散了空调留下的凉意,暖洋洋的灼烧感仿佛给“幸福”
这一虚幻的词汇注入了血肉。孙翔在窗前眺望,忽然觉得这奔忙的日子却也充实有期盼。

忽然,他透过窗看见不远处邻家卧室的窗帘微微抖动了一下,心莫名地一颤。只见一个模糊的影子渐渐变得清晰,随后一双修长的手出现在雪白的窗帘间。窗帘拉开的一瞬间,灿烂的阳光将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庞照耀得明亮非常。张新杰没有戴上他那标志性的眼镜,眼神略微有些迷离,一双瞳孔在阳光下显出浅浅的琥珀色,让人不由得想起温柔的猫。半个灵魂还沉浸在睡眠中的他,尚未戴上甲胄做好武装的他,不自知地流露出赤子般的柔软,只一瞬,就让孙翔再也移不开眼。

也许是血液涌上头顶的缘故,孙翔忽然感到一阵晕眩。他看着眼前的光,渐渐听见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他的身体仿佛通过了一阵细微的电流,一簇想要揪住又不舍得触碰的小火花在脑海中明了又灭。随着心脏一阵颤抖的收缩,某种甜丝丝的难耐意味蔓延开来。孙翔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好像这样就能藏起此刻的方寸大乱。

孙翔倒在大床上,用枕头捂住头。

“我是不是,喜欢他?”

须臾,他情不自禁地又走到窗边,视野里哪里还有那个身影,只有白色窗帘安安静静地挂在那里,像一面半透明的墙。可是孙翔的眼前挥之不去的那幕风景,就像是印在他心上一般。

“完了,我喜欢他。”

心跳的轰鸣骗不了自己,嘴角的微笑骗不了自己,脑海中莫名的牵挂骗不了自己,无论心理反应还是生理反应都在叫嚣着——喂,你栽了。本以为是三流言情小说里的拙劣情节,却在自己身上应验得那么彻底。什么邻里友好关系,什么拯救孤单青年......孙翔啊孙翔,你能不能找点像样的借口?他瘫倒在床上,彻彻底底地开始挺尸......

孙翔是个耿直得藏不住心思的人,种种表现诸如工作的时候突然神游,聊正事的时候漏出笑声,以及眼神迷离地凝视着空气,都把自己的情绪暴露了干净。“这货该不会谈恋爱了吧?”轮回众人得出一致的推断。然而,看着他间歇性发作的叹气,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单身汉又得出一个结论——“哟,还是个单箭头!”

最后还是方明华主动给孙翔献上几招当初追女神的法宝——
1.精心策划“偶遇”,适度装逼,给女神留下惊艳的第一印象;
2.陪聊,陪吃,陪逛,用十二分的暖把女神融化;
3.月夜下路灯前,眼眶含泪浪漫告白,把女神一击拿下嘿嘿嘿嘿嘿......
哦,后面那串笑声是方明华的。

孙翔陷入了沉思。好吧,道理我都懂,只不过......
第一条,自己可能真的给张新杰留下了“惊艳”的第一印象,如果有从头来过的机会他宁愿让自己没有印象,PASS
第二条,想象一下每天在手机上和张新杰发“宝贝儿,早安”和“亲爱的,晚安”......等,等一下,停停停停停,PASS
第三条,怎么说呢,要是掐到了某计划狂魔阅读/工作/喝水的时间,呵呵,PASS
不是,这都不是问题!关键是,怎么可以拿这些糊弄无知少女的伎俩来追张新杰,他可是张!新!杰!啊!
孙翔左边的眉毛挑完换右边的眉毛挑,看起来跟耍杂技似的,令方明华一阵眼睛疼。突然,他重重一拍孙翔的肩,了然道:“兄弟,我懂了!女神不是一般人,对不?”孙翔愣了愣,心酸地点点头。“高贵冷艳,不近人情,看得见吃不着,对不?”孙翔:“......”虽然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可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让过来人教你最后一个大招,专治冰山美人——”方明华凑近孙翔的耳朵说了两个字,结果孙翔的两边眉毛一起挑起来了。

事实上,由于方明华的招数危险系数爆表,孙翔基本没往心里去,依然默默承受着属于单箭头的酸甜苦辣咸。

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一段日子,孙翔和张新杰的感情见长,但始终徘徊在普通朋友的范畴里。自从上次在逍遥居里真情流露了一回,张新杰虽然对他态度软化了不少,但似乎更克制情感的表达了,那种感觉,就像是破戒了以后报复性地约束自己。

“张新杰,人如其名,宛如一个行走的心结,呵呵呵呵呵呵......”孙翔在入梦前一秒想道。

【下篇走这儿】

ps: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连个车前盖都不算,但还是被河蟹了(。

委屈极了,我真的是个正经写手啊(。

 

评论(13)
热度(20)

© 晏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