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晏即安之。

甜吹/繁花血景/随缘手账

*丧文爱好者

*学海游 累如狗:)

【全职-翔张】『恶邻』(八)赠你以我心魂

#完结章!
#祝各位小可爱七夕快乐XD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八. 赠你以我心魂

直到坐在候机大厅里时,孙翔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在清河村的小半个月里,看惯了莽莽苍苍的山林和不加修饰的简朴村寨,他眼前仿佛还停留着脱落得斑驳的墙皮。乍一回到地板打蜡发亮,座椅泛着金属光泽的地方,简直如同换了时空。

 

孙翔点开手机屏幕,看着久违的信号标志,他忽然一阵感动——终于告别原始社会走进新时代了。飞机晚点两小时,在场的人基本都没闲着,不是打着电话联络就是在键盘上一通狂按——其中,邵德铭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通话一边在手提上手指翻飞的形象尤为抢眼。

 

清河之行的公益项目进行得紧锣密鼓,前期任务上,为了等到孩子的最佳拍摄状态已经耗费了比预期更多的时间,组里众人不得不把落地后的工作提前。孙翔把相机里的图片仔细筛选了一番,将部分满意的发送给编辑组——第一阶段的宣传是把清河之行最具代表性的图片作为主题图在各大城市的LED巨幕上播放。

 

对方在孙翔登机前便回复了消息——这效率!孙翔感叹。编辑组大约已经进行了一次紧急会议,一致地选出了理想的主题图——是喜鹊的那一张,孙翔并不是很意外。他又重新欣赏了一番自己的作品,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越看越喜欢。这张照片无论构图还是光影都是本期作品里的上乘,但并非最优秀的,然而,情感才是让一个作品脱颖而出的核心。由于拍摄时并未准备,画面少了编排的刻意却更显出真挚。那孩子的眼神茫然却柔软,因惊讶而茫然,因喜悦而柔软,这实在是叫人无法不心疼的眼睛,就像——孙翔无奈地发现,自己的思维又不知不觉地发散了太远。

 

孙翔突然心念一动,敲了行字去问是否定下了各地LED播放的地点。靠谱的后勤组很快把一份文档传了过来。孙翔飞快滑着鼠标滚轮,直到看见加粗的“Q市”,紧接着一行熟悉的地址让他的心猛地一跳。

 

 

在孙翔人间蒸发的第十一天,张新杰实在忍不住了。事实上,他之前的人生里笃信并践行着十日解决论。也许是父亲的过世让他低落太久,以至于预支了往后岁月的情绪波澜,从此以后,在他身上,再天大的喜悦痛苦只要到了第十天,都能平息成一潭死水。毕竟,对情绪的精准把控算是他颇引以为傲的一项优点。

 

当他从听筒里听见“关机”提示音时,他竟感到了一种理所应当般的尘埃落定。从那一刻起就要进入十日程序了,他能放任自己胡思乱想十天,但一到期限,就必须完完全全将自己抽离。十天以后,一切归零,甚好。

 

然而,张新杰不久后就知道了自己太过自信也太过天真。他本以为孙翔只是主动关机罢了,没想到他整个人都从生活里消失了。他本以为自己很快就能习惯生活中少了一个人,少了频繁而没有营养的对话和莫名其妙的冲动。直到某一天他走出家门,下意识地回头,却没有听见那声熟悉而浮夸的“张大夫早上好”,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孙翔在这世上的存在感无法忽视,每一平空气都是他的影子。

 

当他第四天没有见到孙翔家的灯亮起,心底的焦虑就藏不住了。而到了第八天,本该渐渐淡然的情绪波澜竟毫无休止的迹象。第十天,他心底的不安连同着强烈的思念几乎爆发,无解,只能幻想第二天的到来能磨平一切——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他那么聪明,总不能自欺欺人到这个地步。

 

第二天六点醒来后,在破晓前的昏暗中又一次感到焦虑与慌乱的张新杰,在心里对十日解决论说了声fuck off. 他终于明白,所谓的平复,不过是不够在意。

 

他拿起身旁的手机便给诊所发了请假短信,在七点整——轮回工作室最早的开工时间,准时准点地站在了它的大门口。清晨的街道上尚有些凉意,他凝视着充满设计感的“轮回”二字,产生了一瞬“我在哪”的茫然。

 

来了个大早的方明华正准备出门买杯咖啡,差点撞上门口杵着的人。“你这——”方明华抬头,愣了愣。只见来者从头到脚都写着一丝不苟,笔挺的白衬衫搭黑色西裤——裤线清清楚楚,能看出是仔细熨过的。身形颀长的男人看向他,用右手扶了扶眼镜,镜片反射出一道清冷的光。

 

两人对视了足有三秒钟,正当方明华在纠结这么盯着别人会不会不太礼貌时,对方突然开口了。

 

“请问,孙翔是在这里工作吗?”

 

“是,是啊......”方明华有些莫名其妙地回答,“请问你是?”一大早,全套正装,找孙翔,难道是什么大客户吗?可是......

 

“谢谢。那么,他现在在哪?”张新杰选择了开门见山。

 

“呃,他去Y市出差了,你不知道吗?”

 

“出.......差?”

 

方明华听他有些艰涩地吐出这两个字,目睹着他从面无表情瞬间到眉头紧锁,眼里流露出复杂的神色。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恐怕是孙翔粗枝大叶,忘了和客户说清楚,让对方赶来还扑了个空吧——无论如何,帮同事圆一下场还是有必要的。

 

方明华一边把张新杰请进门,一边解释道:“Y市那边在开展一个公益项目,我们总部找了孙摄过去,时间挺赶的,好像第二天就飞了——他平时就粗枝大叶的,大概是忘记通知你了,不好意思啊。”

 

“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恐怕还有几天吧。”方明华对来客一路的盘问感到有些不自在,忍不住重复了一遍,“请问你是?”

 

“我是他朋友。”张新杰答。他顿了顿,仿佛下定某种决心般,又开口道:“请问,他走之前那段时间......还好吗?”

 

方明华被这个问题弄得更加莫名其妙,但这位“朋友”的眼中不知不觉已染上了急切,个中关心不似作伪。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应该实话实说:“老实说吧,不太好。他那几天挺憔悴的,看上去精神恍惚,这居然还被叫出去出差——唉,辛苦啊......”方明华压低了声音,“其实吧......据我所知,他好像是......失恋了。”

 

张新杰瞬间瞪大了眼睛,方明华把这理解为惊讶的正常反应,又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年轻人嘛,不就是表白被拒了而已,多大点事,他也太夸张了。不过,他恐怕真挺受伤的,作为朋友,你可得好好开导开导。”

 

张新杰不自在地道了声好。方明华没有注意到面前人的耳朵在微微发红。

 

 

又恍恍惚惚地过了几天。一天晚上,张新杰下班回到家里。他走进卧室,正打算照例开窗通风——突然,他愣住了——从他家卧室的窗望出去,那个整整暗淡了十六天的窗口,此刻竟然亮着暖黄的灯光。他难以置信地走上前去,感到心跳正无法遏制地越来越快。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一个短信提示音,他掏出来一看——“来阳台。”没头没尾的三个字。再一看——“发送人:孙翔”。张新杰忽然觉得全身血液上涌,拿着手机的手几不可见地微微发颤。

 

他一步步地走向阳台,站在雪白的窗帘前。他酝酿良久,紧接着一把拉开了它。

 

巨大的LED屏幕在夜色中分外耀眼,令周围的一切灯光黯然失色。屏幕上映着一幅无比动人的照片——脸上带着泪光的小女孩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微微笑着。照片的背景经过虚化处理,图中的两人像是被柔光笼罩,仿佛身处温暖的港湾。

 

屏幕的中间是一行手写的字,飘逸潇洒得让他移不开眼。

 

“我可以抱你吗?”——那里写着。

 

大字的右下角签着同样笔迹的名字,那两个字潇洒不羁,颇为潦草,但张新杰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孙翔”。

 

张新杰就这样直直地盯着屏幕上的字,连眼睛也没有眨。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按下了接听。

 

两三秒后,耳畔传来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新杰,可以吗?”

 

张新杰忽然觉得自己踏入了霓虹深处,眼前的光亮得刺眼,令他的眼前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他面对着万家灯火,千万颗火种落入他眼底,却只有一颗烙在他心上——正如千万人看着这一幅画面,却只有他一个人听见了热烈告白。

 

整个城市的灯光都在闪耀,缤纷的色彩喧闹着,舞动着,流淌着,像洪流般席卷而来。几颗疏星宛如点缀礼物盒的细碎金箔,伴着漆黑的夜色,把整个世界包裹着送给了他。

 

通话并没有结束,对方只说了这一句话,随后只余下浅浅的呼吸,像是安静等待着什么。两个人都沉默着,长久地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张新杰转过身,一步一步地离开了阳台。

 

下篇右转博客:走起!

 

【看完可以回来看看本亲妈瞎写的完结感言】

 

原来是一辆假车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特别想叨逼叨,权当记录一下心情了——

 

蜗速更了一个月,3w字并不算多,但打破自己的记录是绰绰有余了。不知道哪一天脑海里突然跳出“恶邻”这个标题,瞬间被萌得打滚,后来写本文的想法渐渐成型——成型应该是用了挺久的,但最初的冲动就是一瞬间的事。后来构建骨架增添血肉的阶段一度纠结得打滚,然而还是磕磕碰碰地走过来了。最让我不安的是文风,毕竟一开始设定的就是走轻松日常向,后面不知为何越来越正剧(大概源于我对正剧无边的爱233,有些段落精分意识流,大概跟前后文是格格不入的。很多时候修仙码字,第二天早上:“哎哟卧槽这写的是啥!”(一个人白天和晚上的思维真的是相当不同的啊…)

 

这个暑假又几乎一事无成,唯一让自己感到满足的就是这篇文了。(虽然各种不足,亲妈还是当宝贝疼啊。毕竟没有想过我原来是可以有更品的orz)由于我码字效率实在太低,有时候断断续续能写一天,尤其熬夜的时候时间流逝得不知不觉,于是经常有整一天剧情在脑子里回荡的感觉。但是这种自己创造的人物在脑海中鲜活,有他自己的行为和思考的感觉,是我对于写作最心动的部分。

 

关于人设,最初定下来的是新杰,然后想的就是让哪个恶霸闯进他的生活呢。后来在《全职》原著里找到这么一句——“孙翔就是孙翔,他成不了张新杰。”emmmmm,他成不了张新杰,但是可以成就他。加上我对又中二又可爱的习习的热爱,本文的cp就这样敲定了。由于爆冷cp的人设,从一开始就存在巨量私设,导致这篇文同人感较淡,可能更接近原创了。关于这点,我也有过犹豫,不知道这样算不算错误解读原著人物。但事已至此,后来还是选择坚持写下了我所以为的翔翔和新杰。这是一个相互成就彼此成长的故事(套路却是实话),学会面对真实的自己,学会打破无谓的壁垒面对本心拥抱对方。所幸他们都是真诚的人,无论对人对己都是。这大概能代表我部分的爱情观,我喜欢坦诚喜欢剖白喜欢张开双臂的信任与接纳。我喜欢两个人无论曾有多少往事难解,都能够放开一切地紧紧拥抱。这是我所爱的他们。如今完结,心中缺的一块就是他们生活的世界。这种感觉类似失恋,暴哭。不过,以后再看这些稚嫩的文字,或许会一边感慨一边笑出声吧。

 

对看到这里还没有关掉网页的你,我想说,谢谢。

真的非常感谢。

虽然原本我的初衷是自娱自乐,但是如果没有你的鼓励,我是走不下去的。第一次在lof上更文,无论多么青涩也期盼着有人共赏。当看到第一句来自陌生的小伙伴的评论时,我的激动难以言表。很感激你们给我评论,无论是对剧情讨论还是哈哈哈哈,或者是表达“我期待你的更新呀”这样的文字。这样的温暖很小却很大,大概你也不知道这寥寥数语会给我多大的激励吧。

感谢阅读了本文的小伙伴,感谢一路看过来的每次都能见到的身影,你是天使呀。

 

                                               

↑十分矫情地写了一堆,第二天看会不会觉得很尬orz

BTW《恶邻》还有一个不负责任的撒糖小番外,是脑洞形成之初就一直想写的了(因为篇幅原因没有放到正文里吧…)老实说我在纠结要不要开车…毕竟我是一个热爱清水的仙女,车技十分的感人(x

 

最后的最后,再次祝小可爱们七夕快乐!!笔芯!!

 

评论(21)
热度(23)

© 晏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