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晏即安之。

甜吹/繁花血景/随缘手账

*丧文爱好者

*学海游 累如狗:)

『全职-双花』温柔乡与枪

#民国paro开局

在那个靡靡之音不绝于耳的温柔乡里,孙哲平第一次见到了张佳乐。

温声软语在暗香浮动的空气中暧昧非常。台上的舞女笑得娇俏妩媚,迷离的眼波朝一个方向浮荡去。看过去只见得个不甚端庄的背影——那人斜斜地倚在丝绒沙发的靠背上,剪裁服帖的毛呢马甲勾勒出公子哥的好身形,倒是独一份的慵懒贵气。

而那人令孙哲平一眼便忘不了的却是脑后的马尾——倒不是因为长发男子不大寻常,而是因为金主买下孙哲平手中一颗子弹时,特意提及了这一点。

孙哲平在后排随意地插着兜,右手手指在暗格里冰凉的硬物上划了一圈。他半眯着眼盯着那个马尾辫,隐约能听见他与舞女含笑的调情。

那个人转头朝向身边随从递了个眼神,随从摸出一包烟替他点上。他用食指和中指娴熟地接过那支万宝路,那夹烟的手白皙修长,像艺术品。

孙哲平有一瞬地晃神,仿佛这人并非声色场中的浪荡子,而是个中世纪的封爵。他好似在自家的露台上用烟斗啜了一口烟,吐出的一个个烟圈飘向了农场与更广袤的原野,渐渐消散在蔚蓝的海天交接。

从孙哲平的角度,一直只能见到那个背影。而此刻他忽然很想看看那人的眼睛——回过头吧,至少在枪响之前。

孙哲平盯着烟从他的脸侧飘散开。一个舞女凑近,孙哲平本以为他会承袭那些顽劣贵公子的德性,轻佻地将烟吹到来人的粉颊上——可他没有,只是微微侧过头,让烟雾擦着女子的鬓间弥散,十二分的怜香惜玉。

烟雾未散,那人却乘着这迷离的一刻转过头来。他的眉目在烟气中不甚分明,但当那漂亮的轮廓用这般朦胧姿态闯入视界时,孙哲平仍感到自己的呼吸滞了须臾。这一滞扰乱了他精准的决断力,他知道自己错失了最佳时机。

但说到底,自那人回头的刹那,孙哲平便知道那枪膛里的子弹永远成为了摆设——理智告诉他不可能,但他仍感到了那道含着笑的目光,穿过烟雾,穿过熏着胭脂香粉的甜腻的空气,精准地看进自己的眼睛。

那道目光并不如自己想象的,只有温柔乡里浸泡出的风流,却更似淬了蜜糖的刀剑,是能在缠绵中夺人性命的锐器。他甚至从那笑意中读出了某种游刃有余的狡黠。

有点意思,孙哲平忍不住嘴角上扬。这一眼中,他看穿他的准星本将瞄准的那个对象,不只是区区一只猎物,更是个狡猾的猎人。

而这般势均力敌的对手,他等得太久了。

tbc.

#期中考复习时神游产物,作为独立片段也可,大概也能作为中篇开局?放假有空时大概会填坑w

评论
热度(12)

© 晏尔 | Powered by LOFTER